《大潮》
内部资料
年度期号:2012年第2期(总第20期)
主办单位:天津开发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出版:《大潮》编辑部
出版单位地址: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三大街22号内
投稿邮箱:kbwl.2006@yahoo.com.cn
电话:022-25327388
 

滨海新区文化是河文化海文化的交汇、碰撞与融合

冯 竺

 


  开发区作家协会、杂文协会共同组织了一个主题为“国家战略背景下的文化助力新区发展”的论坛,请来了航鹰、李治邦、尹靖、谭汝为等大家,出谋划策,建言献策,揭示诠释滨海新区的文化历史、文化传承和文化今天。听后很受启发,于是诌了一个立意,作为本篇短文的题目——滨海新区文化是河文化、海文化的交汇、碰撞与融合。
  从2005 年中央政府提出建设滨海新区的部署,到成立滨海新区政府,把地域功能落到实处,进而使区域经济得到快速发展,凸显出滨海新区在天津、以至在国家经济发展中的战略地位。发展滨海新区是国家的战略部署,如何按照国家的战略部署加快滨海新区的发展是天津人更是新区人的历史使命,在新区发展中新区文化应如何跟上新区经济发展的步伐,从而助力新区发展是给新区人提出的新课题。开发区作协、杂协正是为题解这一课题而组织了这次论坛。
  无可置疑,在新区的发展中,经济发展是高速的,文化发展是滞后的。滨海新区的地域历史是悠久的,滨海新区的文化渊源是绵长的,而发掘开发这一文化传承使之能够“助力”经济发展还只是一个课题,是一个未来,还需要许多热心的人做大量艰苦的工作才能收到成效。
  专家们说,天津的文化是“河海文化”,并对“河文化”与“海文化”有着诸多论述,并建议和期望作更多更深入的研究。笔者认为,“河文化”是一种固守是对传统文化的继承,“海文化”是一种开拓是对多元文化的吸纳,滨海文化是河文化与海文化的交汇、碰撞和包容、融合。
  在《居俟堂冯氏谱记》中有关天津漕运历史记载:“到十九世纪中叶,鉴于津市趋向繁荣,人口增多,都市化形成,单靠商贩从内河贩运粮食运津供应民需远不能满足消费,遂将代客贩运,改营自采粮食。在三岔河口东岸开设成泰板厂(当时对船厂的称谓),从南省采购木材,自造海船。南至福州、潮州,北至营口、大连,从沿海产粮区采购后运津销售,改变了过去斗店坐地收购的经营方式,为津门粮业打开新的门路。”寥寥数语,记录了漕运历史从内河(南北运河、海河水系)运输向海运变迁的原因、变迁兴起的时间、造海船贩运粮食的做法和采购地点。十九世纪中叶正是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打开中国国门之时,也是接受进步思想的中国知识分子和实业家、商人认识到西方文明向西方进步文化学习,开放海域,强国利民之时。从那时起,河海文化的交汇促进了天津经济的发展,也使天津文化开始走上了多元化的吸纳融合发展之路。
  滨海新区的过去是盐文化的发祥地,是鱼文化的发祥地,是码头文化的发祥地,更是外来文化和都市文化的交汇地。航鹰老师对于天津近代史的研究,对变“国耻”文化为文化宝藏的立论,对于滨海新区近代历史文化结点的讲述,对继承、研究、发扬滨海文化起到了“点睛”的作用。李治邦先生对滨海地域“非遗”的研究,为滨海文化的开发和传承,为滨海民间文化挖掘和抢救,提供了丰富的内容,使滨海文化的构建有了坚实的底蕴。
  新区的发展是从天津开发区(1984 年建立)和天津港保税区(1991 年)起步的。两区早期的经济是靠吸引外资加工工业兴起的,从文化来说,两区当年关注的是企业文化、职工文化。每年的文化节、运动会,工会组织的泰达文工团到建筑工地慰问演出,夏季为打工者放映电影,春节组织不能回家的农民工开展文艺活动、吃饺子吃团圆饭等等,其着眼点是为建立一支和谐的为经济建设服务的工人职工队伍。外来企业如摩托罗拉、三星、康师傅、矢崎,都有他们自己的企业文化,这些公司的企业文化也影响着两区文化多元化进步。不少企业有自己的企业精神、家庭日、企业刊物,用聚会、散文、诗歌、游记、叙事反映着改革开放后合资、独资企业的职工的工作及生活,别有情趣。用一次聚会,用一本小小的刊物凝结打工者的心声,增添企业的活力。国有投资的水、电、气、热等能源供应企业,也在为外资服务的过程中改进着自己的服务理念,吸收着多元文化的营养,建立一支有别于传统国营企业“管卡”而倾心于为企业为社会做好“服务”的职工队伍。
  企业文化的追溯也能彰显滨海新区工业发展的历史痕迹,谭汝为老师举例谈到,范旭东开创的“企业文化”。上个世纪初, 范旭东先生在天津塘沽先后创办了久大盐业公司、永利化学工业公司、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创办之初他与同仁共同制定“四大信条”,即:一、我们在原则上绝对地相信科学。二、我们在事业上积极地发展实业。三、我们在行动上宁愿牺牲个人顾全团体。四、我们在精神上以能服务社会为最大光荣。
  范旭东在企业创办的内部杂志《海王》上,发表的未署名文章“发展工业之最低限度的努力”一文中这样解释“四大信条”:在别的国家办工业,也许有利可图,而独在今日的中国办工业,只能以民族国家的利益为前提。个人的利益,似乎还谈不到,即令要谈,也应该放在次而又次的地位。因为不如此,便办不通,而且也不是目前中国的需要,所谓“以能服务社会为最大光荣”,就在这点。
  范旭东先生的这种企业精神就是在今天也令人敬佩。他的做法还告诉我们,企业文化一方面是与时俱进的,不能脱离社会,不能脱离当时的社会环境。另一方面企业文化也是永恒的,它对百年后今天的企业文化也具有丰厚的内含。
  今天,新区的发展是在一个更高层次,更新起点上的发展,文化也需要注入新的灵魂和元素。如果说经济发展是硬件,那么文化助力就是软件。如果说经济是社会前进的齿轮,那么文化就是社会进步的润滑剂。只有经济发达而缺少文化的社会是无法前行的。人们记住爱迪生和瓦特,也同样记住了贝多芬和莎士比亚。科学技术在飞速的发展,而文化传承更使人精神丰富,是人类社会构建的底蕴,文化滋润着开创者和建设者的心灵。
  今天我们提出的滨海新区精神是:开放创新,引领未来。应该说不仅仅只在经济上,还要在文化上,在政治上。尹靖先生从“盛唐气象”引申出“滨海气象”,是以历史的参照提出一种希望,形成新区文化独有的理念、独有的特色,“滨海气象”从文化发展的视角来解读应该就是引领未来。
  二十世纪初,塘沽口岸是被开放的,因之有了天津的“小洋楼”文化。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国策的制定引领了滨海新区经济的高速发展,从而有了今天滨海新区文化的提出,有了启蒙、探寻、研究、提升滨海文化的沃土。我们常常是寄希望找到一种简单的办法来解决现存的所有问题。比如用经济快速发展来解决现存的信仰危机;比如用儒学功能来解决现存的社会道德问题;比如又希望用文化赚钱来促进第三产业的发展……。孰不知,构建
一种文化精神是需要一个很长很长的时间的,决不能毕其功于一役,决不能“利”字当头。反之,破坏一种文化传承会在一夜之间完成。十年的“文化大革命”破坏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精髓,而重新拾回信仰、重建道德理念又何谈容易。“教育产业化”、“以药养医”提出来时也似乎是一种改革创新,而造成今天“乱收费”、“多开药,拿回扣”的恶果,虽一而再再而三的纠正,仍然困难重重成效甚微。
  文化建设是要花钱的,这项资金无论来自政府还是来自私人捐助都是必不可少的,文化建设的规划、命题、立项、调研、总结、推广等等,每个环节不但需要费用,还需要一批默默无闻、埋头肯干、甘于坐冷板凳的痴人愚人,在中国现行环境下,更需要一批懂得文化重要、热爱文化事业、支持文化发展的仕人官人。经过努力,才可能做到用文化传承来填补精神空白,用文化精华来提升道德情操,用文化开发来推动思想先行。
  这是笔者对滨海新区文化是河文化、海文化的交汇、碰撞与融合的肤浅解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