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潮》
内部资料
年度期号:2012年第2期(总第20期)
主办单位:天津开发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出版:《大潮》编辑部
出版单位地址: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三大街22号内
投稿邮箱:kbwl.2006@yahoo.com.cn
电话:022-25327388
 

一声叹息!新天鹅城堡

马 杰

 


  几天的欧洲之行,看了不知多少大大小小、造型各异的城堡,而唯有对位于慕尼黑以南阿尔卑斯山山麓的新天鹅城堡印象深刻。当它闯入我眼帘的瞬间“大美”一词已经脱口而出了。
  新天鹅城堡(Neuschwanstein Castle)又名“白雪公主城堡”,是座白墙蓝顶的神话城堡,坐落于于德州富森(Fussen)小镇上,在阿尔卑斯山脉中,始建1869 年。城堡的建造非常具有戏剧性。最初它因为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King Ludwig IIof Bavaria)的梦想所设计,国王是艺术的爱好者,一生受着瓦格纳歌剧的影响,他构想了那传说中曾是白雪公主居住的地方。他邀请剧院画家和舞台布置者绘制了建筑草图,梦幻的气氛、无数的天鹅图画,加上围绕城堡四周的湖泊,沉沉的湖水,美得如诗如画,宛如人间仙境,是德国的象征之一,被德国人引为骄傲。 路德维希二世就是茜茜公主的表弟,据说,他一直暗恋茜茜公主,在他入住尚未完工的新城堡时,茜茜公主送了一只瓷制的天鹅祝贺,于是路德维希二世就将此城堡命名为新天鹅城堡。路德维希二世并不喜欢政事,他专注于督促自己城堡的兴建,由于当时城堡的建造花费相当巨大,他被认为不适于统治而去位。国王生前并未看到自己的梦想完工,城堡是后人逐年完成,因此今日所见的城堡有着前人与后人合作的痕迹。现在,每年有百万人到此探访,这可能是国王当初没有想到的。
  参观新天鹅堡是从“红色的回廊”开始。“红色的回廊”位于新天鹅堡二楼,盖着红色的地毯。在国王生前,城堡中不放置任何自己的肖像。直到1988 年,慕尼黑的路德维希二世俱乐部铸造了一座他的塑像,放置在此,让每一位游客能在参观前先瞻仰一下这位城堡建造者。
  走进城堡,仰视着路德维希二世英俊的画像,看着无比奢华的装饰、陈设,欣赏着精美绝伦,巧夺天工的设计、工艺,听着关于路德维希二世与城堡的故事。
  城堡的楼梯盘旋上升。走在上面发出吱吱的声响,仿佛是城堡的先人们在向后人述说着什么——
  走上用萨尔斯堡大理石建造的台阶,可以看到异常坚固的巨大中柱和模板画上面表现狩猎场景的墙壁雕饰花纹。走上三楼,就到了国王居室的前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做工精美的十字型拱顶横梁。拱顶横梁的交叉点是代表施万高地区、巴伐利亚和威特尔斯巴赫家族的徽章。屋顶上有用带有图案的锻造铁制成的大型吊灯,上面插有蜡烛,并且用天鹅的形象用以装饰和照明。墙壁上装饰有大量的绘画,这些画是把颜料涂到墙上磨平的石膏层上绘制而成
的。布满雕刻的墙壁和墙边的长椅都是用橡木制成的。尤其显眼的是通向楼梯,加冕堂和国王居室的雄伟的大理石大门。
  尽管加冕堂没有最终建成,却无疑是天鹅城堡中给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大厅。国王路德维希二世想通过加冕堂来赞颂上帝恩赐的王国。用来象征国王和上帝之间拥有的宗教联系。用卡拉拉大理石制成的台阶本应该通向登基的皇位。然而正像路德维希二世所称赞的绝对理想王国在19 世纪的巴伐利亚
已不复存在一样,台阶上面少了统治者的王位。由于国王的突然死亡,所有还没有开始的供货合同被取消了。而这缺少的皇位却最能体现路德维希二世对于神圣王国的过分追求与当时的政治时事是多么的格格不入。 
  加冕堂的宫殿是15 米高,20 米长。马赛克地板,地板上描绘了如地球形状的椭圆,上面是动物和植物的图案。这是一件非常特殊的艺术作品。宫殿的圆顶则象征着天空中与太阳同向移动的星星,由金色的黄铜板所制造的枝状灯架,尖锐的形状像极了拜占庭的王冠。灯上也镶嵌着玻璃石头和象牙制的仿制品,可以点上96 支烛光,挂在天和地之间,象征着国王的位置。这悬吊的枝状灯架重约900 公斤,以铁制的链条和一条可移动的滑轮锁安装在大礼堂顶端,它们可能是用来升降这枝状灯架至地板,以这种方式来清洁它或替换使用过的夜间照明设备。但国王未曾见过这枝灯架,因为直到1904 年他死亡后才被完成放置于宝座大厅,宝座大厅下部的栋梁是由紫色灰泥涂抹仿造出的斑岩,而上部则涂以青金色的灰泥。
  站在城堡的阳台上望出去。可以欣赏到美丽迷人的巴伐利亚的乡间景色,左方是清澈的阿尔卑斯湖,右方是一较小的天鹅湖。从阳台也可以远眺路德维希二世早年度过他大部分时间及后来登基的父堡旧天鹅堡。这座黄色的城堡原建于12 世纪,属于中古世纪骑士城堡,后来被马克希米连二世,也就是路德维希二世的父亲于西元1832 年买下,改建为新哥德,路德维希二世在此度过他好幻想的童年及青少年大部分时光,其观赏价值并不亚于新天鹅堡。
  旧天鹅堡也叫Hohenschwangau( 霍恩诗旺高城堡)。也就是老天鹅堡,是新天鹅堡的夏宫。这座新哥特式的鲜黄色城堡,非常具有中古世纪神话的风味。旧天鹅堡和新天鹅堡之间各据二座山头遥遥相望。旧天鹅堡的黄色建筑,在外观上虽然没有新天鹅堡那样的迷人和梦幻,但是,旧天鹅堡里有比新天鹅堡还丰富的馆藏。路德维希二世在新天鹅堡建造期间,显得很心急,常在旧天鹅堡利用望远镜监督工程的进展。
  在两个湖后方是德国和奥地利的边界阿尔卑斯山,沿着树木繁茂的小山丘经过阿尔卑斯湖之后,在旧天鹅城堡与阿尔卑斯湖间,是中世纪由古罗马人所建造的一条重要贸易路线,这是前往罗马再转向意大利的通路。
  从餐厅的窗子向外望去,可以看到风景浪漫秀丽的皮拉特峡谷,那里有45 米长的瀑布。高于谷底91 米的拱桥—玛丽桥跨度很大,架在咆哮的山涧之上。这座桥是国王的母亲玛丽于1866 年让至今仍然很出名的公司MAN 建成的,所以起名叫做玛丽桥。
  寂寞的国王喜好装饰豪华的卧室。晚期哥特式风格卧室中的精美橡木雕刻,尤其是卧床上的华盖,洗面水池,阅读用椅,共花费十四位雕刻家四年的岁月完工。窗户,床罩,椅背都是使用深蓝色的布料及金色的刺绣,全都是路德维希二世所喜爱的颜色,也是巴伐利亚王族的代表颜色。当年,就在这个房间里面,国王被宣布精神失常,因而被剥夺行为权力。让一个人从世界上消失,是多么容易啊!就在第二天国王死去了。在这架床上只享用了十九个日夜。
  不知,当年国王沿着盘旋的楼梯,迈着沉重的步伐,一阶一阶地走下,走出城堡时,想些什么——没人知道那时那刻国王的心境。离开城堡时,他对仆人斯笛西说:“斯笛西啊,你要向保卫圣迹那样
保卫好城堡,不要让好奇的人们亵渎了她,因为我在这里不得不忍受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刻!”如果国王在世的话,会对今天大批参观的人群作何感想呢?世事沧桑,这个用国王的鲜血换来的城堡却是这个小镇的主要收入来源,已经有过百万的游客来
这里欣赏这个童话色彩的城堡,成为德国最热门的旅游景点之一。
  我疾步走出卧室,好像要逃离什么似的,一种无名的憋闷贯穿全身。我不禁感慨:路德维希二世你好可怜呀!
  新天鹅城堡是路德维希二世一个未完成的梦。他自己得不到世人的了解,便躲在自己的世界中。因为对现实不满,他致力于创造自己的童话世界。不料,却被举国上下一致反对,当这个城堡就要落成的前夕,1886 年6 月12 日,这个单身富于幻想的年轻国王最后一次视察了这个城堡的工程进度,返回慕尼黑的途中,却消失在夜幕里,第二天清晨在湖中发现国王的尸体。当时他只有41 岁。路德维希的死给他的家人留下了1500 万马克的债务,也给世人留下了未完的梦(路德维希二世死后工程随之停止)。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人们还是将建造新天鹅城堡斥为愚蠢行为。
  呜呼,一声叹息!新天鹅城堡。

新天鹅堡 摄影:马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