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潮》
内部资料
年度期号:2012年第2期(总第20期)
主办单位:天津开发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出版:《大潮》编辑部
出版单位地址: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三大街22号内
投稿邮箱:kbwl.2006@yahoo.com.cn
电话:022-25327388
 

草本民间

阿 土

 


  槐花:别名刺槐花。为落叶乔木。羽状复叶互生,先端尖,基部阔楔形,疏生短柔毛。圆锥花序顶生;萼钟状;花冠乳白色,有短爪,并有紫脉,翼瓣和龙骨瓣边缘稍带紫色,不等长。味微苦涩。凉血止血,清肝泻火。

  在五月的枝头上,一串串缀着的洁白风铃,让整个乡村变得幽香而透明!
  我爱故乡,爱故乡的一切事物!
  槐花是故乡的花朵,在故乡的枝头,它的美不容置疑。它是我的最爱,是我少年时期一饱口福的美味!
  在故乡,槐花还是最优秀的通信员,当它盛开的时候,葳蕤的夏天就要来了,我喜欢夏天,可以在雨中肆无忌惮地奔跑或者欣赏一朵朵在雨中摇曳的姿态。我一直认为自己是雨的儿子,雨水在我身上的击打仿佛亲吻的感觉!
  我还是个爱怀乡的人,对故乡的依恋让我的皮肤满是故乡的情结。每当槐花开放的日子到来,身体的某些部位就会变得痒痒,以至整个季节都无法得到安宁,举手投足间,都带着树的影子……
  其实,所有的故乡人都知道,槐花是一味中药,可以口服,有清肝泻火的功效。只是我们在故乡吃槐花的那些年,远不像时下的城里人,他们只是在吃腻了山珍海味之后,为了改一改口味,尝尝新鲜罢了。我们远没有那么矫情,也没有那么骄奢,很多时候只是为了嗅一嗅槐花上那些故乡的气息。只是,这些年越来越少有槐花可以吃到了,越来越少的还有很多土生土长的植物!
  我不知道在最后的故乡,还会有多少事物要从那片土地上消失,像那些泥土式的建筑,那些曾经新鲜的野菜,在经济效益的前题下,我不知道最后取代它们的会是什么,只知道曾经属于乡村的诗意正在一点点地离开……
  五月,又到了槐花飘香的季节,在纷纭的陌路中,我还能顺着那一路的花香回到故里吗?

  桂 花

  桂花:常绿灌木或小乔木。叶片椭圆形或长椭圆状披针形;花芳香,簇生于叶腋,白色或黄色;核果长椭圆形,树皮灰白色。性味甘、辛,温。化痰止咳、散瘀止痛。治寒痰雍滞之咳嗽气喘、胸满胁痛、痰饮喘咳等;瘀滞疼痛、疝气、牙痛、肠风血痢、口臭等。

  故乡没有桂树,自然没有桂花,但我的记忆里有桂花。
  其实,桂花只是我表姐的名字。在故乡,以花为名是大多家长随手拈来的事。那时候没有谁提倡名字的个性,也不知道随口而出的名字就将成为其一生的代号。在故乡,很多人老了就不再有名字,取而代之的往往是某某的爷爷或某某的奶奶,既然连名字都不用了,还起得那么奢侈干什么呢!
  我们男孩的名字不是二狗就是三蛋,远没有女
孩们来得好听。在乡村,没人把名字当回事,谁都知道野生的东西生命力强,从没想过与将来的命运牵扯。以前常听说农村封建,可是农人的封建不过是为自己或下一代的生命谋个健康罢了!
  桂花表姐远没有她的名字好看,胖乎乎的圆脸上,惟两个小酒窝显得甜润。像我现在所能记起的也就是她的酒窝。
  桂花表姐是表叔的小女儿,脾气特别好,她总是特别疼表叔。表叔是在朝鲜战场上受过伤的军人,是伞兵,他一生最骄傲的事,莫过于战友们一起接受周恩来总理的检阅。表叔的伤忌,一到冬天就犯,他曾说过,冬天会让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去见马克思老人家了。表叔说的时候常常是带着笑,桂花表姐却总是满眼泪花。每次只要桂花表姐流泪,表叔的病情就像好了很多,咳喘也显得轻了。我一直很奇怪,难道表姐的泪水可以让表叔的病情减轻?!
  我对桂花表姐并没有多少可以写的往事,只是因为表叔才对她记忆深刻。我十八岁离开故乡,回来后便留在城市。表叔七十多岁去世,只记得村里人说过,表叔能活这么久应该是一种奇迹。可是我不这么认为,表叔的生命应该和桂花表姐的爱有关,因为我知道,桂花表姐在结婚离开村子后,仍然像在家时那样照顾着我的表叔。
  现在,我已经不止一次看过桂花,还知道它“性味甘、辛,温。有化痰止咳、散瘀止痛功效。”我相信,在表叔为表姐起名桂花的时候,他永远不会想到这些,但这是冥冥中就已注定了一切的世界,像爱,是遗传,更是承接!

  梅 花

  梅花:别名酸梅、黄仔、合汉梅。蔷薇科,落叶乔木,叶互生,宽卵形至卵形。花簇生,白色、红色或淡红色,先叶开放,有香气,常带紫红色。核果近球形,黄色。初春花未开放时采摘,及时低温干燥。气清香,味微苦、涩。性平,味微酸、涩。主治:开郁和中,化痰,解毒。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这是宋代诗人卢梅坡的《雪梅》,当初不知道朋友为何会选这张贺卡送我,不过我确是喜欢,一根曲曲的梅枝,上面积着厚厚的白雪,几朵开得绚然至极的红梅在雪下半掩半露,黄色的蕊如火焰灼灼。图片一边印着诗,另一边是洇透纸面的枫叶,像血液,惹人眼目。
  图片和枫叶被塑封着,背面是朋友写的赠言,具体写了什么已看不清,收到时塑料薄膜上只有一团蓝色墨迹。
  朋友性情平和,爱音乐,喜静。我写诗,喜欢热闹,对文学的热衷无以加复。
  朋友对乐器的特殊感觉让我钦佩,无论哪种乐器,只要他摸索几遍准能奏出个调调。我不行,朋友曾极认真极负责地教了我一个多月的时间,我竟连最基本的手法都没能学会。朋友很失望,我更失望,因为我始终觉得自己不能把音乐像文学那样对待,从那以后我就永远地放弃了音乐。但我后来却写了一组与乐器有关的系列散文《绝响》,还专门提到了他。
  我曾向朋友建议,让他和我一样去凑凑热闹,他淡淡笑了,说不是我不愿意,只是谈什么呢,大家在一起的时候都喜欢用自己的特长与别人交流,可那又有什么意思呢;像我,如果用特长和他们交流,不外乎是我在自言自语;换了他们,我也一样不懂,像是对牛弹琴,如此浪费时间有什么意思呢,
还不如专心地做自己的事情!
  那时,我只觉得朋友的话有些酸,没有去想的太多。而今近二十年过去,我才慢慢品出朋友话里的味道。是的,我们总习惯于用自己特长与别人交流,把自己的思想强加给别人,从没想过对别人是否有益!
  贺卡上的图片是中国梅花腊梅协会编制的,没有标注出版时间,但我知道是哪年出版的,那时大家都喜欢在节日里给朋友寄上一张贺卡,写上几句私人的问候,因为那时贺卡只能夹在信封里,不像现在的邮政贺卡,连问候也是公开的。
  贺卡我依然会很珍惜,会好好保存,像对朋友的感情。人生能有位性情平和的朋友,不畏是一剂良方,可以为你开郁,让你明白一些简单却又深刻的道理。像与雪相比的梅花,每件事物都互有长短,你需要的只是做好自己……

  泡桐花

  泡桐花:玄参科植物泡桐的花。叶对生,宽卵形至卵形;花萼钟形,花冠漏斗状钟形,紫色或淡紫色。蒴果卵圆形,顶端尖如喙,外果皮硬革质。春季开花时采收,干燥。性寒,味微苦。清热解毒。主治:支气管炎、急性扁桃体炎、菌痢、急性肠炎、急性结膜炎、肋腺炎、疖肿。

  我一直认为泡桐花是故乡最美丽、最巨大的花朵,像倒悬的灯盏,像一种召唤,在乡村的最高处燃烧!
  我喜欢淡紫色的泡桐花,一副平静且不争艳的样子,沉默、恬静,像故乡的女子,温婉且略显羞涩!
  泡桐花的香淡淡的,若有若无,我喜欢这种气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对浓郁的香味过敏,常禁不住地打喷嚏。这种结果直接导致了我对身上喷满异香女人的厌恶,我曾说过,我是在花朵中长大,缘何会这样,却不清楚。
  以前的故乡,泡桐很多,花也多,现在很少了,但故乡很多东西却依旧没有改变,像曾经要给我做泡桐花枕头的女孩!
  女孩是邻家的女儿,爱收集泡桐花儿,晒干后放在一个塑料袋子里。她的身上就有那种淡淡的香味,有些像泡桐花的味道,闻着极舒服。为此,我常常找理由和她在一起,当我告诉她我喜欢她身上的味道时,她的脸涨红了,说等她把泡桐花收集够了,就给我缝个枕头。我不知道泡桐花枕头是什么样子,但是想着她身上的味道,我兴奋极了。
  我最终没能拥有泡桐花枕头,在女孩说了要给我缝枕头的夏天,我们搬家了。一晃十多年,我以为再不会见面,没想到竟会在书店里相遇。当时我没能认出她,但是她的名字和嘴角下的痣却丝毫未变!她依旧生活在乡下,依旧那么清纯、善良、温柔且略略含羞。她是为可爱的小女儿买书的,她说,她们现在城里打工,在城市里生活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她还是想回乡下。说话的时候,小女儿就牵着她的衣襟盯着我看。我蹲下身,想拉过那个像她样美丽可爱的小女孩,没想到她竟扭着身子不让我牵,而她的身上竟也有种淡淡的香味,像当年的她,像泡桐花的气息……
  书挑好后,我想替她付书钱,她没让,说谢谢说很高兴遇到我,然后就带着女儿走了,而我,只是傻傻地站着。
  她没有变,我知道故乡的泡桐花也不会变。泡桐花是属于民间的,像很多事物,只有在属于它的环境中才会一如既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