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潮》
内部资料
年度期号:2012年第2期(总第20期)
主办单位:天津开发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出版:《大潮》编辑部
出版单位地址: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三大街22号内
投稿邮箱:kbwl.2006@yahoo.com.cn
电话:022-25327388
 

远与近,一念间的沧桑

商艳燕

 


  某条深而长的巷,巷子头顶瓦蓝瓦蓝的一线天空,伴着一声远而清晰的鸽哨;某座有风穿梭的桥,终日从东到西再从西向东,桥下的岁月枯了又荣荣了又枯;甚至某座历尽沧桑的广场,戴着红领巾唱着少先队歌一次次坐在它的心脏,构成了二十年前不灭的记忆。这些细碎而真实的怀念,都构成了我们对一个城市独特的印象。
  关于五一广场,这个简单得甚至有些激不起任何涟漪的名字,在我的记忆里,是那么地断断续续,就有如跳跃的蚱蜢,从一根草尖轻轻地一跃,就蹦到了另一根草尖,当然,这与我离它的距离是远是近有关。
  比如现在,我住在离它很远的城市另一角,很少有机会想起它,也很少有机会走到它的内心,城市越扩张,能够触手可及的感觉就越稀少,我们占领城市的一角,生活就在那一角里蔓延,于是很多想念就变得遥远。
  可是现在,一个冬日的午后,吹了一夜的风,恋恋不舍的槐树枝须终于被横扫一空,有如千军万马扫荡过的城市,还来不及收拾战场的残骸,我在风中被一个名字扫过心中的城。风大,可是阳光却不弱,这城市一派冷与热的穿梭,身后都是匆匆的脚步,像背景。汽车站台,阅报窗前,我停下脚步,“五一广场”,念起它的名字,距离就忽然变近了。
  其实远与近,也不过就是一念间的沧桑。就如同过去与现在,它们总会抽空在内心里兜兜转转,让你分不清远与近,哪一个更容易让你留恋。
  所以数字对我来说,从来都没有太大的意义,五一广场,从哪一年开始,又从哪一年老去,或者从哪一年转变,我都不需要记忆,我要表达的,只不过是与每一个别人都不会重复的怀念。讲历史是历史学家的事,我只讲我曾经历过的欢喜哀愁。
  只消说,我曾驻扎在你的古老里,曾那么近那么近地与你日日厮守,那么,我就曾是你最热爱过的孩子,而你,也是我最不能忘却的怀抱。
  那时,我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孩子,总是从清晨的雾里穿过一段黑暗的小路,然后等着六路车从远远的拐角处缓缓驶来,路上行人稀少,只有上学的孩子们一日日等在站牌子下面。然后一直坐一直坐,到七中门前停下,总是那几个远路的孩子,司机都记得住的面孔,他们总是善解人意地将车停在学校门口,而我们一直是些羞涩的孩子,想不起向他们说一声谢谢。
  是的,你想起了吧,我们的老七中,校园是那么宽敞,我在那里度过了它最后的两年岁月,于是,我就有两年,与你,是那么近那么近地相伴着前行的,我在长大,而你在苍老,这么说,你一定不会觉得难过,因为你大多数时,不都是沉默的吗,因
为你的石阶不是已经那么破损了吗?
  可是我知道你更愿意被认为是年轻的,你喜欢城市里的所有孩子,你喜欢一年一年不同的面孔在你的跑道上奔跑,你喜欢孩子们一圈圈坐在你的肩头嘻笑,你喜欢这些欢聚的时刻,你喜欢气球在你的头顶如火焰般腾空上升,甚至现在,你更喜欢的是风筝在你的头顶上越飞越高的希望的梦想。这些不计其数的影像,使你根本无法老去。
  从这个意义上说,你何曾老去过啊,你一直都是力量与青春最强有力的支持者,你知道太多孩子们成长的片段与秘密啊。
  我是一个安静的孩子,但我喜欢坐在很多同学中间,欢乐的声音滚过天际时,我的心也是充满了无穷的欢乐的。那时的我们喜欢每一次运动会,我们离你那么近,排上队,拉着松散的队伍,不消五分钟就到了,可是里面已经彩旗飘舞了,我们坐在看台上,吃、喝、聊天、加油,多么让人兴奋的自由时光。所以我们总是盼着这样的机会越多越好,哪一个孩子能够摆脱这简单的欢喜呢?
  顺着时光再往前一些吧,还在东风小学的时候,也是运动会,拉着整整一个学校长长的队伍,全体出动的去广场、去看电影,那时的路没有那么多汽车,那时的孩子们都是朴素的,每个班前面举着一把红旗,后面的队伍就如长蛇般蜿蜒地前进,那时这样的时刻真是多啊,总有一种浩浩荡荡的热闹感。很多同学都喜欢体育,积极报名参加,童年多么不知疲倦啊,要走那么远的路,再参加活动,再走回家,可是,永远都是快乐的。
  从时间上来说,关于你的记忆已经很远了,就让我们回到现在吧。
  偶尔,我会带上孩子,一路坐车向北,对孩子来说,那不过是一个大大的广场,看别人跑步,看别人放风筝,看广场里堆满了碎沙,看四周越来越多被替换起来的新居,如今,你也要离去了。无数岁月的蝴蝶,在心海里掀起波澜,逝去的记忆总会让人感伤,越来越多回忆的证据被改造后,总会有人喜欢,也有人惆怅。
  可是我又知道,五一广场是年轻的代言,在它的世界里,无论换了多少张面孔,那面孔都只有一个名字叫做青春,所以,告别有时并不意味着失去,远离也并不意味着忘却,就像无论我们是多么怀念童年,到最后我们都依然会义无反顾地爱上孩子的童年,总会有新鲜的事物覆上来,将城市的格局改变,总会有无数的人重新在里面奔跑,并最终怀念。
  远与近从来都不应是亲密或者疏远的借口,它不过是一念间的沧桑,一念间,一座广场,就已是沧海桑田的变换,而我们每个人,正在长大的,慢慢老去的,都注定会以自己独特的视角爱上它的过去与现在,直到未来。

关闭